爸爸不要塞东西了 爸爸不要塞 乖把打开让我进去疼你

时间:2018-01-21 17:57:07        来源:

 

 有一年夏天,我驾着跑车,从加利福尼亚州的塔霍城去新奥尔良。在茫茫沙漠中,我突然发现一个年轻人站在路边。他打着邀车的手势,另一只手里拎着汽油罐。

  我从他身边一冲而过。

  我认为,会有别的人为他停车。或许,那个汽油罐仅仅是邀车停下和抢劫司机的幌子。

  驶过了几个州,我还回想着那个搭便车的小伙子。就让他呆在沙漠中吧!——这件事并没有让我不安,我的脚根本就没离过油门。真的会有人停下车吗?我有些疑惑了。

  曾几何时,如果你对一个需要帮助的人视而不见,人们会说你是个大笨蛋,而现在呢?你是个大傻瓜,因为你帮助了人。到处都充斥着暴力团伙、吸毒者、杀人凶手、强奸犯、劫车贼,防不胜防。为什么要冒这个险呢?“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早已成了这个国家的信条。

  在新奥尔良,给田纳西·威廉斯的戏剧《欲望号街车》布景时,我的脑海中又浮现出沙漠中的那一幕。我不禁想起了布兰奇那句著名的台词:“我经常依赖于陌生人的好心肠。”

  “陌生人的好心肠”,听起来多么奇妙啊!在这样的年代里,人们还能相信陌生人会有好心肠吗?

  要证明它,倒有一个方法:让一个人从东海岸跑到西海岸,他囊空如洗,而只能依靠他的美国同胞们的好心肠。他将发现美国是什么样子呢?谁会给他食物、提供住处,开车送他一程呢?

  这个主意引起了我极大的好奇。但是,谁会疯狂到竟去尝试这样的旅程呢?那么,为什么这个人不能是我呢?

  那一周我刚好过了37岁生日。我意识到我这一生中从未冒过险。因此,我决定冒一次险,身上一个子儿也不带,从太平洋海岸跑到大西洋海岸。如果有人要给我钱,我一定拒绝,我只接受顺路车、食物和可供落脚的地方。它将是一次不花一分钱的旅行,去穿越这块金钱万能的国土。我把最终目的地定在北卡罗来纳州的“恐怖角”,这是我横跨大陆必须征服的所有恐惧中的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