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梅与牧羊犬第八章 张婷婷工地应聘被轮了 公交系列欲望公交

时间:2018-01-22 14:51:17        来源:

  有些时候,我们得为自己编织梦想虚构故事。不是为了逃避,而是为了找到更多笑对生活的理由。

  刚进大学我住的是混合寝室,大四时,专科生都走了,我便搬进了慧子所在的宿舍。

  寝室里原来有六个女孩,加上我是七个。六个女孩当中,除了慧子都有了男朋友。

  慧子是孤独的,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其他朋友的来信。尤其是周末,她常一个人坐在窗前发呆。我则在周末读林的信。每个周末,林的信都会从西北那个大风大沙的城市里飞来,没有多少绿色,却能温暖和抚慰我孤寂的心。

  慧子有几分孤僻,我也就不便主动去和她多说什么,怕像其他室友一样遭她的白眼。我想这也许与她的不幸遭遇有关——三岁那年,一场火灾在她的右颊上留下一大块难看的疤痕,使她原来娇嫩的脸变得让人不忍目睹。

  我是那种天生不会疯玩不会自己找乐的女孩。和慧子一起留守周末的时间长了,便有了一些共同的话题,比如小说,比如音乐,再比如歌星,有时也会为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

  但我们不谈爱情。爱情是女大学生宿舍里谈得最多的话题,我却与慧子约好了般地避而不谈。

  多数的时候,慧子捧一本小说,看似宁静如水,然而我知道她在无人时常落泪伤神。有时老乡聚会,邀慧子同去,她总是拒绝。

  那一年的秋天特别漫长,树上的叶子总是落也落不尽。我一直巴望着走进冬天,走进冬天我们的实习也就结束了。两个月的实习早出晚归,拖得我们精疲力尽,慧子更加瘦了。每当看到她低头匆匆从人群中逃过的身影,我就有些为她心酸。我想上帝终究还是不公平的,好好的一个女孩,本来可以如花般地成为点缀生活的风景,却要恶作剧般的要在她脸上留下一块抹不去的伤痕,让她的心随着沉重而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