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坐在我们大棒上 车里妈妈坐腿上 爸爸让我肉胔妈妈

时间:2018-01-22 14:51:27        来源:

  那天,是周末,早就说好了要和朋友们去逛夜市,母亲却在下班的时候打来了电话,声音是小女孩般的欢欣雀跃:“明天我们单位组织春游,你下班的时候到威风糕饼店帮我买一袋椰蓉面包,我带着中午吃。”

  “春游?”我大吃一惊,“啊,你们还春游?”想都没想,我一口回绝,“妈,我跟朋友约好了要出去,我没时间。”

  跟母亲讨价还价了半天,她一直说:“只买一袋面包,快得很,不会耽误你……”最后她有点生气了,我才老大不情愿地答应。

  一心想速战速决,刚下班我就飞身前往,但是远远看到那家糕饼店,我的心便一沉:店里竟挤满了人,排队的长龙一直蜿蜒到店外。我忍不住暗自叫苦。

  随着长龙缓慢地向前移动,我频频看表,又不时踮起脚向前面张望,足足站了近20分钟,才进到店里,我已是头重脚轻,饿得眼冒金星,想着朋友们肯定都去了,更是急得直跺脚。春天独有的暖柔的风绕满我周身,而在新出炉面包熏人欲醉的芳香里,裹挟的却是我接近一触即发的火气。真不知母亲怎么想的,双休日在家里休息休息不好吗?怎么会忽然心血来潮去春游,还说是单位组织的,一群半老太太们在一起,又有什么可玩的?而且春游,根本就是小孩子的事,妈,都什么年纪了!

  前面的人为了位次爆出了激烈的争吵,便有人热心地出来给大家排顺序,计算下来我是第三炉的最后一个。多少有点盼头,我松口气,换只脚接着站。

  就在这时,背后有人轻轻叫了声:“小姐。”我转过头去,是个不认识的中年妇女,我没好气:“干什么?”她的笑容几近谦卑:“小姐,我们打个商量好吗?你看,我只在你后面一个人,就得再等一炉。我这是给儿子买,他明天春游,我待会还得赶回去做饭,晚上还得送他去奥校听课,如果你不急的话,我想,嗯……”她的神情里有说不出的请求:“请问你是给谁买?”

  我很自然地回答她:“给我妈买,她明天也春游。”

  不明白,当我做出回答的时候,整个店怎么在刹那间突然有了一种奇异的寂静,所有的眼光一起投向了我,我被看得怔住了。

  有人大声地问我:“你说你买给谁?”我还不及回答,售货小姐已经笑了:“嗬!今天卖了好几百袋,你可是第一个买给当妈的。”

  我一惊,环顾四周才发现,排在队伍里的,几乎都是女人。从白发苍苍老妇到绮年少妇,每个人的大包小包,都在注解着她们的主妇和母亲身份。“那你们呢?”

  “当然是买给我们小皇帝的。”不知是谁接了口,大家都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