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互进攻不断地撕扯和啃咬

时间:2017-12-30 00:12:41        来源:

 爱他的代价太大了,几次忘我的缠绵让我彻底依恋上了他,但是事实却清醒的告诉我,他有女朋友,而且还是传说中的“母老虎”。我拿着他给我的卡,肆意挥霍,最终纸包不住火,彻底激怒了他的女友,就这样我采取了极端的报复手段,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我正在向一条不归路埋头前进,一个人无辜人的命运因为我彻底毁掉....

  1

  穿上衣服的伍天方,和脱了衣服的伍天方基本上是两个人。前者道貌岸然,后者贼眉鼠眼。

  可是,我还是比较喜欢伍天方脱掉衣服的样子,疯狂得像只不受控制的兔子,又狡黠、又孱弱、又温顺、又残忍。我是指在床上,这些特质汇成了一个神奇的伍天方,一个与我过去男友截然不同的伍天方。

  我们算是老相识,高中毕业后便失去联系,直到十年后才见面。见面的方式也很奇特,我在酒吧喝醉了,醉眼朦胧里,看见他凑过来一张白晰的方脸。

  他说,有火吗?

  我马上就认出了他,但他好像没有认出我,于是我把打火机递过去,差点烧掉他的眉毛。他盯着我嘿嘿笑,灯光昏暗,以为我是个美人。天亮后,我发现自己躺在他的床上,而他正在山崩地裂地后悔,一是后悔世界怎么这么小?二是后悔我脸上怎么长出那么多雀斑。

  除了有雀斑,我还不够丰满,样子也不正经,衣服都不穿就给自己叨上一根烟,十足是个女流氓。

  可随便和女人上床的男人,也是男流氓。所以伍天方说服了自己,还是把我搂在怀里,说,去,给我煮碗面。

  我就真的光着身子去给他煮面了。一边盯着锅里翻腾的面条,一边听着对面阳台发出的尖叫和嘘声。然后伍天方冲进来,手里拿着一张大床单,把我裹了进去。

  大概他没想到我是这样随便的女人,好像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不过老熟人就老熟人,在一起能放松就行。而我的理解是,他认为我很好打发,喜欢就上床,不喜欢了说声再见,我就可以滚得连影儿都不见。

  其实,他误会了,我上高中时就一直喜欢着他,我只愿意对喜欢的男人随便。也许谈不上爱,可这乱七八糟的世界,要喜欢上一个人,多不容易。

  2

  伍天方开了一间自助火锅店,三十八块钱随便吃的那种,物价上涨后,变成四十八,仍然宾客盈门。

  所以,伍天方竟算是个小金龟,这是我根本没想到的,自己竟然走了狗屎运。

  然后我就得到了伍天方的一张金卡,是他店里自制的。伍天方说,只要出示这张卡,就可以随时去他店里白吃白喝,绝不收我一分钱。

  然后伍天方盯着我,等待我表现出雀跃的样子来。

点击图片查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