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猛然进入儿媳的身体的经历 进入漂亮儿媳的身体的真实故事

时间:2016-05-25 14:44:44        来源:

         
                   漂亮儿媳

        【我猛然进入儿媳的身体的经历 进入漂亮儿媳的身体的真实故事】公公扮老公悲凉的闹剧老公公与儿媳妇发生关系,儿媳妇生下了一个胖小子。这样的荒唐事,竟然全都是为了保全所谓的“家族面子”。但是,荒唐事永远是荒唐事,精神负担过大的媳妇最终说出了实情。昨天,在金坛法院法官主持下,这对夫妻在结婚后的第六年,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2004年5月,秦剑和李琪在一次聚会上相识,一见钟情,很快进入热恋,并于2006年步入了婚姻殿堂。

        婚后一年多,秦剑的父母一直催着要抱孙子。在老人提醒下,这对小夫妻也发现有些不对头,原来,两人平时都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在老人催促下,秦剑和李琪一起到医院检查,最终发现问题出在秦剑身上,他患有精索静脉曲张症,导致精液异常而致妻子不孕。此后李琪一直陪同丈夫到处求医问药。秦家二老看着他俩一次次地看病但毫无效果,也越来越焦急。原来,秦家在当地极有声望,且家产庞大,如果此事传出去,秦家的颜面会尽失。左思右想,二老想出了个馊主意。

        2008年3月的一个清晨,秦妈妈找了个借口将秦剑支了出去。秦剑的爸爸则趁着李琪还在睡梦中时,与其发生了关系。事后李琪哭喊着要报警,婆婆当即跪下恳求,告知这是为了延续香火和保全面子的唯一途径。最终,李琪暂时保守了这个秘密。没过多久,李琪的肚子竟然隆起,秦剑发现后,认为是治疗有了效果,欣喜若狂。儿子出生后,秦剑更加勤奋工作,一家人都很开心,但唯独李琪的心里,越来越纠结。她觉得对不起丈夫,但又不想见到老公公。为了摆脱这样的尴尬,她多次提出要搬出去住,但秦剑很孝顺,坚持一家人住在一起。2012年2月,李琪旧事重提,可丈夫还是不愿意出去单过,两人发生了争执。一气之下,李琪不慎脱口说出儿子不是他亲生的。丈夫大吃一惊,询问无果后去做了亲子鉴定,果然不是自己的孩子。这下,两人彻底闹僵了,争吵每天都在发生。4月份的一天晚上,秦剑又喝得大醉,与李琪再次发生了争执,还动手将李琪打伤。看着眼前的丈夫,想着公婆怪异的眼神,李琪最终将事实经过全部告诉了丈夫,说完便带着儿子搬回了娘家。

        儿子去外面打工了,留下儿媳妇和老公公、老婆婆一起住,每天早上儿媳妇起来做早饭的时候,老公公都会叼着烟袋,眯缝着眼,琢磨着怎么能搞定儿媳妇,慢慢的就让他的老伴发现的老头子的心思,就给老头子出了个好主意,告诉老头说,你把家里装米的缸里的米弄的尽量的少,快要见底最好,当儿媳妇头都伸进缸里往外舀米时她的双手也在里面,你从后面按住她,扒下她的裤子就可以成好事了。老头半夜就起来把缸里的米几乎都搞了出来,留一点在缸底,就溜回去睡觉了。第二天早。

        好主意,告诉老头说,你把家里装米的缸里的米弄的尽量的少,快要见底最好,当儿媳妇头都伸进缸里往外舀米时她的双手也在里面,你从后面按住她,扒下她的裤子就可以成好事了。老头半夜就起来把缸里的米几乎都搞了出来,留一点在缸底,就溜回去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儿媳妇做饭舀米时,果然身子和手都伸进了缸里,老头冲上去按住了儿媳美美地得逞了好事,回到自己屋里后忍不住直夸老伴聪明,而且夸起来还没完没了的,老伴烦了就和他大声说,不是我聪明,你老爹当年干我是就用的是这招。

        我猛然进入儿媳的身体的真实故事

        女网友网上发帖称:那会儿我也竟然忘记了自己正赤裸着下身,只穿着一条三角裤。刚洗过头,换了干背心,他进门后,看到的我正好是坐在地上。我意识到没穿裤子时急忙说你先去吧,他却把我抱了起来,两只长满双茧的手托起来了我娇小的身躯,放在床上……

        老公在外地搞副业,到了年底才能回来住几日,儿子在县中学刚读初二,因村子里没有学校,女儿小学二年级开始就去了乡里寄宿制小学,平日一个大院子里就我和公公两人在家过日子,孩子们过星期回来后才能热闹二天。

        家里住七间房,三年前盖好地,公公住东二间,我和孩子们住中三间,西头两间是厨房。婆婆七年前就去世了,胃癌晚期。老公之前就在附近找些零工,挣些钱养家糊口,孩子们大了之后花费厉害就走远了,也想多挣些钱贴补家用。

        五年了,他挺不容易地,我清楚在外修铁路肯定吃了不少苦,挣回来的钱我都攒起来,后来家里又在旧基地上盖起了新房,这些都是我牵头做的。家中有十几亩地,还喂着二头猪,十几只羊。也是我和公公一起劳作。眼瞅着好日子一天天的就来了,可是我却无法放下心中的那一块包袱,我曾被公公欺负过。

        公公有60来岁,身体很健壮。平时少言寡语,婆婆过世后就一个人在老房子里生活着。家里盖起新房子后,老公硬要他搬了过来,也不让他自己再生火做饭了,让我和他合锅,还说就是捎带一碗饭,其实就是让我专门伺候他老子,要是我一人早上泡吃一包方便面就可以迁就,可自从公公来了之后就得早早起床做小米饭,他的饭量很大,啥饭都至少吃两碗。老公是他的独子,还有两个姐姐都嫁在外村,她们过些日子也都来看看老爹的生活。

        我在村里的名声很好,孩子们都有礼貌,学习也不错。另外我挺安分,并没有因为老公长年不在家耐不住寂寞让别人扯出点闲话。公公天天在家里守着,也没有闲男人来我家坐坐。可以说天下太平,我一般也不跟邻里东家长西家短的拉扯,我根本就不愿意做那一类长舌头。别人没事了就拢场子打麻将,打牌之类,我也不喜欢,最多极其无聊的时候就在家看看电视,再不去学校瞧瞧孩子。有时回娘家小住一些时日,公公就一人在家照看着,要说家里有个老人,虽有生活中有些不便,可出门后知道家中有人还是挺放心。

        前年,我和公公在玉米地里刨沟,我撒化肥,他除草,整整干了一上午,由于天气阴沉着,不觉间就晌午了,还有三分地没弄完,眼瞅着天就要下雨了,不将化肥埋了就会被冲走,起不了多大作用。公公说受些累就一起做完吧,我也同意,倘若下午下了雨正好被玉米吸收。又劳动了一个多小时,天下了大雨,地里的活刚做完,可回家的路上都淋了透。夏天本来就穿着单薄,我一条单裤一个大背心,被紧紧的贴在了身上。他在后面拿着锄头,我索性把化肥口袋顶在脑袋上,下坡的路上不小心却被滑了下去,狠狠的摔了一跤,膝盖上的皮都被划了。血融合着雨水浸透了裤筒流了下来,后在他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回到了家。

        他打了开水让我先洗洗,再换掉身上的泥衣服。外面的雨是越来越大,风吹着大门更是砰砰的响动。我看他戴了草帽从自己的屋里出来把大门关紧了。那时我正好用盐水洗伤口,疼的大叫了一声。看他急火火地从院子里就跑到了我屋门口,拉开了门。那会儿我也竟然忘记了自己正赤裸着下身,只穿着一条三角裤。

        刚洗过头,换了干背心,在擦拭下面腿时,被盐蜇了一下伤口,一缩腿又从小凳上了栽倒下来,更是让崴了的脚疼的要命。他进门后,看到的我正好是坐在地上。我意识到没穿裤子时急忙说你先去吧,他却把我抱了起来,两只长满双茧的手托起来了我娇小的身躯,放在床上,我拉了床头的被子赶紧盖好。我说,你去厨房做饭吧,我不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