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与岳母亲一起伺候我 我独自占有岳母与漂亮小姨子全过程

时间:2016-06-05 23:24:10        来源:

        小姨子与岳母亲一起伺候我 我独自占有岳母与漂亮小姨子全过程,岳母亲红着脸道;你真的好强,我一直想找一个人把我的第一次送出去,只是这个人不但要英俊,还要有才华,我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一个这样的人。没有想到被你这个把我的第一次给拿走了。现在我的脑子里已经容不下别的男人了。如果男人都和你是一个样子的话,我想是不会有爱情这两个字了,因为只要一和你做一次爱,那个女人的心就会被你俘虏了,不过我想你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太多的。不然的话那些漂亮的女人就没有别人的份了。

        我笑着道;“你这样,也只有哥哥我能让你这样快乐,我听说你们女孩子都是很讲究爱情的,而我也听一个女孩子说过,她说每一个人对自己的爱的定位都是不同的,但照你现在的情况看来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你已经把xing爱摆这第一位了。这是不是说明你们女人如果遇上了一个能够满足她的性yu的男人就可以把她俘虏了?”

        并不全是你说的这样,岳母想了一会才接着说道;“在没有结过婚的女性眼里还是把爱情摆在第一位的。一般来说是情爱过后才是性.爱,因为还在谈恋爱的时候女性是很保守的,如果不是对对方有好感的话,是不会随便的和男人去shang床的。由此可见还是情爱是占第一位的了。当然,那些搞一ye情的的和拿身体换钱的不在这个范围之内。xing爱在女人的心里是种付出和给于,是身体和心一起交付的,是没有交换的,如果说有,那就是同等的情感回报。”

        我笑道;“我看你还停留在上个世纪的爱情观里,现在有很多的人都讲试婚了,这也就是说从以前的爱情转变成了经济上的实力和床shang的实力了,当然,这里面也是有爱情的,但爱情这个比重已经变得微不足道了。有很多的人就是在做二.奶都是海誓山盟的,男的都几十岁了还说是怎么这么的爱着他,这可以说是爱情吗?这是不是可以说这些人的爱情一开头就带有欺骗的性质?”

        “我说的并没有过时,现在还是有很多的人讲真爱的,至于你说的二.奶可以是我说的那种用身体换钱的人,她们是不配谈爱情两个字的。”岳母接着说道;“其实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事情都是有的,有的是真有爱情的,有的是花言巧语骗人的,有的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的,也有的是千方百计设爱情陷阱去俘虏男人或者女人的,但总的来说没有真爱的爱情是不会长久的,因为时间一长他们的本质就会暴露出来。而一旦暴露出了他们的本质他们的爱情也就走到头了。情爱和xing爱在女人的心理是有一定距离的。情爱是满足心灵和安慰灵魂的,是情感的归属和依靠,是寄托,是希望和未来。xing爱则是满足生理的寂寞和需要,靠刺激忘记伤感,是种打发和应酬。打发自己的寂寞,应酬的是生理的需要。xing爱不是情爱,情爱中有性,xing爱中未必有情。情爱可以回忆,有甘苦和幸福。而xing爱回忆起来就不同了,虽然有时候想起来很是刺激,但心里是没有归属感的。”

        我笑着道;“我听人说,爱情也是很脆弱的,往往越美越容易破碎,就像外表与才智相配的男女,彼此优越感多了就越难以迁就对方,唯美的背后就是残缺,而这个世界上是不会有完美的人存在的。

        岳母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每个人都是有缺点的,之所以越美的爱情越容易破碎,就是因为他们都高估了对方的完美,低估了对方的不完美,真正的爱情是高估对方的不完美,低估对方的完美,这样的爱情才会日久弥坚。”

        我一边在她的小白兔上抚.摸着一边边笑着道;“看来你对那个什么爱情还是抱着幻想的,我还听人说过,所谓爱情就是无尽的磨合与折磨,让生活在不同环境下的两个人成为彼此生活的习惯,那只不过是折磨的开始。爱情一开始是美的,但到了后来就会变得不再美丽了,就是携手走过几十年光阴的老夫老妻,也不是靠爱情在维持,而是亲情和责任,所谓爱情,只不过是一种虚无缥缈的、抽象的东西而已。因此,很多人就没有把什么情啊爱的扯在一起,觉得只要两个人在一起舒服就行了,现在的试婚就是这样,觉得舒服两个人就多呆一会,觉得不舒服就拍拍走路。

        有些人表面看起来真的很恩爱,但事实上却不是那么回事,因为现在的男人没有几个是不在外面乱来的,这应不应该说他们已经背叛了他们的爱情?而有的女人一见到了她们的偶像就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献出去,这是不是也属于爱情的一种表现?”

        岳母把小手盖在我的手上道;“你不要这样摸了好不好?我我又被你弄得有点难受了,你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但我认为只要那个男人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爱着他的女人就应该不算背叛。他们所以那样只不过是受了环境的影响而已。你乱七八糟的乱说一通,是不是想说服我不要去外面跟别的男人混在一起?”

        我笑着道;“你真聪明,一下就猜到我的想法了。我还真有这样的想法,你这样漂亮,而且又有钱,肯定是有很多的人追你的,我之所以说了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现在的爱情还真的没有什么市场了。你难受了不要紧,哥哥我会让你舒服的。”

        此刻俩人的姿势是面对面,她那饱.满的乳.房在他的胸膛的压迫下变了型,但仍然弹力十足,他能很清晰的感觉到她的肌.肤如丝段般的光滑,摸在手里还真有一种荡气回肠的感觉。我摸得春.情大涨,他的手滑顺着香背滑了下去,大手把住了她浑圆的美.臀揉.捏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在她的乳.房上轻轻的揉.捏着。

        岳母亲一边扭动着小屁屁一边说道;我知道你是想要我们三个以后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你放心好了,我们现在都被你弄成这样了,已经离不开你了,但你不能丢下我们不管哦。

        我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笑着道;“她们两个我是不会担心的,只是担心你这个小辣妹会去体会什么爱情,这样我就会戴绿帽子了,你这样一说我就放心了,我会爱你们一辈子的”。他说完以后就吻上了岳母亲的唇,他只觉得她的舌头柔软滑.腻,令他心醉不已,他爱不释舌的舔舐缠.绕着。舌尖探遍了她口里的每一个角落,他激情地吻着,岳母亲的身体慢慢的燥热起来,娇.躯也在轻微地轻颤着,而她那被堵住的檀口也只能从鼻端深处发出一种”唔””唔”的闷哼之声。

        岳母亲这时已经是骨酥体软,她樱.唇轻启,吐气如兰的说道:“你的话是可信的,因为你真的太强了,那些影碟里的明星都没有你厉害,他们是挑选出来的人都搞不定一个女人,而你却把我们三个弄得死去活来的还跟没有事一样,他们比起你来就差远了,也就不用爱一个丢一个了。”

        我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道:“你们是那样的漂亮,我当然不会丢下你们了。”说完就又吻上了她的红唇,他的手就又在她的身上抚.摩起来.另一只手则慢慢的攀上了她那傲人的山.峰,在那山.峰上面轻轻的抚.摸着。

        岳母亲被我摸得又动.情了,开始主动的回应起来,我的手捏到酥.胸上那颗乳.珠时.她不受控制的呻.吟了一声,不一会她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她将嘴从我的热吻中挣脱了出来,小白兔不断地起伏着,嘴里大口的喘着气。

        我知道她是被自己吻得喘不过气来了,当下一边给她按.摩着一边笑着道;“看来是我太性急了一点,把我的小美女都憋得喘不过气来了。”他一只手按在她的小屁屁上,然后用力紧了紧。手指更是轻扫她跨间的沟壑。怀中的娇.躯“嘤咛”一声,仿佛化成一滩水倚在我的怀里。

        此时的岳母亲美目闭得紧紧的,一张红艳艳的小嘴仿佛鱼儿缺水一般,颤抖着喘着如兰的气息,精细秀美的琼鼻也不断的连连张合。一张玉脸尽是粉意,仿佛一掐就能滴出水来。那一对饱.满的小白兔也在微微的蹦跳着,两粒粉红的樱.桃竖立其上,尽管是躺在他的怀里,却仍然尖耸。她的肥股更是肥美异常,浑圆洁白。由于上下两部分异常的突出,就显得她的纤.腰柔弱不盈一握。两条大.腿修.长笔直,微微张开仿佛迎客一般,一双玉足小巧可爱。全身几乎没有一点瑕疵,娇躯洁白如玉,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光滑滑白晃晃的香股一颤一颤的,显示着内心的紧张与激动,而且两瓣雪球中间那道迷人的股沟,勾勒出一道让人迷醉的沟壑。他把岳母亲抱在怀里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含住眼前晶莹的红唇仔细的品尝着,他的嘴吸.吮着岳母亲那甜香的口水。鼻子则闻着她小嘴喷出的如丝香气。

        岳母亲这时睁开了眼睛,风情万种地扫了我一眼,然后伸出了她那白嫩的双臂圈住了我的脖子,眼神中几乎要滴出水来。这样的眼神惹起了我的心火。在她娇嫩的藕臂环上自己的头颈后,将嘴唇深深地印在她那红艳艳的樱.唇上。

        “嗯!”岳母亲的喉间就发出一阵满足的呻.吟,秦我的手抚上了她的纤.腰,只觉入手柔若无骨,碰触的一刹那,她的娇.躯很敏.感的颤.抖了一下,勾.魂的颤.抖,也勾起了他的春.情,两个人如胶似漆的吻着,岳母亲柔软滑嫩的两瓣红唇轻轻噬咬着我的嘴唇。我双手紧抓住她那两瓣柔腻的股肉用力的揉着。将舌头伸进美人芳香湿热的小嘴吸着那满口的香甜。舌头轻轻掀起美人儿香甜的小.舌用力的吮.吸,顿时吸出满口比蜜还甜的香津。他紧紧的纠缠着她那滑腻的香.舌,岳母亲的丁香小.舌也卷了上来。缠住我的舌头忘情的吮.吸起来。喉咙里更是发出一阵一阵的满足幸福的声音,她痴痴的吞咽起他的津液。

        我只觉得怀中美女的乳.房起伏得越来越急,那鼻子力喷出的香气也越来越重。我知道她几乎呼尽了肺中的空气,但却没有一点想要松开的意思,仍旧全身陶醉在这深深一吻中。

        岳母亲舒爽得晶莹如玉的香腮一片桃红,她媚眼微启,樱桃小嘴里的yin声浪.语不绝于耳。这时的她再也忍不住了,主动的扭起了小屁屁,她粉.臀狂.扭,高举着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美.腿紧紧缠绕住我的腰臀,主动的配合着我的肆虐,一阵接一阵无比畅美的快.感不断的涌向她的四肢百骸。把她刺激得娇颜红霞弥漫,娇.哼细.喘,冰.肌.雪.肤也渐渐开始灼热起来,

        岳母亲放.浪不拘地呻.吟着。我的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重。岳母亲已经不需要我的过多动作,她已经控制不住的主动迎合,在那快.感的刺激下,她的身体一点也不感觉吃力,她的灵魂已经被抛上了云端,。床剧烈地摇动着。他们已经迷失在爱.欲的狂.涛之下忘我地缠.绵,尽情的感受那魂飞魄散的奇异刺激。

        喘息声,呻.吟声一声声的刺激着岳母亲的母亲和小姨的神经,那呻.吟声是那样的,是那样的惹人遐思,她们自己也发出过这样的声音,而且还不是一次,她们都知道这种快乐愉悦的呻.吟只在忘形的时候才有。她们的心跳越来越快了。那yin靡的声音一。波。波的撩拨着、吸引着她们,她们看了一会就忍不住的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搓起来,美丽的脸蛋上布满了红潮。瞧着这极度刺激、极度不堪的一幕,她们的动作还真是yin荡到了极点,比在那些录像里看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岳母看得唇干舌燥,鼻息也有些急促,相信谁在边上看着也会抵御不住这样强烈的刺激。岳母亲扭动着的身体,那yin.荡的动作和身体接触的yin靡怪响,还有那令人耳热心跳的荡人呻.吟与喘息,眼睛里看的,耳朵里听的是那样的清晰、撩人,比在录像里看到的都要刺激多了!

        岳母跟小姨在边上看着一点也没有影响这对男女的放纵,很有经验的我将自己的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他知道什么角度,什么力度可以让女人攀上高峰,他变换着不同的角度用力的冲击着。不一会岳母亲就在他的冲击下败了下来,身体软得不能再软了,她很贪婪,有过几次颠.峰体验的她还在索取,那一下下的酥麻、一下下的酸痒引发出了她身体深处的极度情.欲,她要不够,她还想要,她的脸因火热而通红,乳晃臀摇,柔腰摆扭。虽然幅度不是很大,但却像灵蛇游水,曼妙无穷。她脸蛋潮红,眼波如丝,喉咙里发出的娇吟声勾.人.心.魄,也激发了我正在燃烧中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