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的那个好大 殿下别再欺负我嗯好热 爹地好棒快一点欧阳凝

时间:2018-02-24 17:30:04        来源:

  韩熙所在的公司要在电视台投放广告,由于预算很少,所以让实习生身份的我作为代表跟他们接洽。我跟韩熙他们没日没夜地开会,讨论项目,修改方案,最终令对方公司老板非常满意,还主动表示要追加预算。

  广告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效果。庆功宴上,大家都喝了点儿酒,有点微醺。酒壮怂人胆,我问韩熙说,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那天晚上,我们去看了《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的午夜场。电影开演不到二十分钟,她就已经睡到不省人事。坐在她旁边的大姨也睡死了过去,于是她们俩头靠着头睡了近三个小时,直到影院的灯光全部打开,韩熙才从梦中醒来。

  她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问我说电影如何。我伸着懒腰撒谎说,我也不知道,看了没多一会儿就睡过去了。她有点沮丧,说,看来这电影不适合咱俩。

  从电影院出来,我肚子咕噜咕噜叫,饿得胃直抽筋。韩熙仿佛一眼看穿了我的心思,提议带我去吃好吃的麻辣烫。

  我们边吃边闲聊,话题很自然就扯到了择偶标准。她说她男朋友的模板是小眼睛、单眼皮,家里没有谢顶的遗传基因,吃麻辣烫的时候不要血豆腐和茼蒿,最好长得像张朝阳。我说,除了张朝阳,其他的条件我都符合。她笑着说,就是因为你都符合,我才愿意和你出来看电影啊。

  当时我不确定韩熙说这句话的含意,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眼前这个女孩。但她笑起来的样子,眉眼弯弯的,让我觉得很温暖。

  吃完麻辣烫,送她回家。她带我走进了她家附近的一个小公园,我们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不远处,早起的大爷在晨练,还有遛狗的主人在呼唤宠物的名字。

  韩熙低着头,若有所思的样子,在她身后是盛放的丁香花,有一瞬间,那香味钻进了我的鼻腔里、脑袋里,我强烈地感受到了一种恋爱的感觉。

  韩熙抬起头来说了些什么,我当时还处在恍惚之中,没有听清楚。她突然把头靠过来,轻轻地吻了一下我的脸,带着羞涩的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