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起她下身耸动女孩挣扎喘息 师父又饿了 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时间:2018-02-24 17:30:13        来源:

  我记得上高中的时候,班里的女孩子偷着谈恋爱,开心的时候上课都傻笑,失恋的时候都会去学校院子东头的理发店剪短发。那时候的爱情,似乎跟头发的长短息息相关,喜欢你就长发及腰等你来娶我,讨厌你就剪短头发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叉。

  这大概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定,剪断了头发就可以忘记你不想记得的,那些不开心的事,可惜,我偏后知后觉,那天中午,应该是盛夏的中午,我剪了一个平头,几乎等同于光头的平头,1厘米。所以午休结束的铃声响起,有个同学经过教学楼过道的时候,她指指我的头,偷偷问我,失恋了?

  我说,天热。

  她笑着说,顽皮。快说说,你跟谁啊?

  我说,天热。

  她依然笑着说,调皮,快说说,你喜欢谁?

  我一本正经的说,我喜欢你。

  她突然一下子愣了,瞬间脸红了,真的,那一抹红,往后我想起的时候,是一片火烧云的晚霞,她站在学校的大门口,问我,晚上,要不要一起喝酒?那是高考结束的那天下午,我说,你裙子,真漂亮。

  我突然一下子急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说,你不会以为我真的喜欢你吧?

  她低着头,嘀咕了一句,嗯,我知道。然后捂着脸,害羞的跑了。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道,我自言自语说,嗯,我还真的喜欢你。

  她是隔壁班的姑娘,叫丁薇,我们都是艺术生,所以在音乐室里,我俩还是同桌,早上练声和形体,我常常去的有点晚,我不爱跑早操,我爱睡懒觉,后来,我的桌子上开始多了豆浆和油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