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让三个男人同时搞我 架起她下身耸动女孩挣扎喘息 老公我还要

时间:2018-02-24 17:30:25        来源:

  我一直想说我的朋友米米的故事,与励志无关,只是陪她在她的生活里走了一圈,于是懂得了什么是时间改变了一个人,不动声色。

  米米,是贯穿了我二十多年岁月的朋友,虽然现在维系的只是偶尔的一顿饭而已。

  她毕业之后就从家里搬出来了,在离公司最近的地方租了一个房子,独自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骑着自行车上下班,一个人拎着十多斤的资料坐着公交车去和客户谈资料,一个人为了一笔业务连续加班十多个晚上。初初入职时,没有休息没有工作餐的加班的周末,她就给年迈的父母打个电话,然后煮三个包子拿到单位,早上一个,中午一个,晚上一个,吃到满身的包子味;在南方最冷的冬天的12点,她拒绝了公司同事送她回家的美意,一个人在瑟瑟寒风中,包得只剩两只眼睛,在街头一群混混的口哨与追逐中骑进小区,然后闭上眼睛,缓解暂时的不安;与老板同事出去,和客户应酬,她很会运用自己的美貌,笑语盈盈地碰杯,又不紧不慢地拒绝他们的深夜长谈,早早地回家。

  其实,我小时候遇见的米米,不是这样的。她和现在一样好看,但是是那种热烈的样子。站在热闹的人群中,喜欢扮演小公主,没有万千宠爱的时候就哭,对她花团锦簇的时候就笑。活动课的时候,她喜欢挑选她的伙伴,然后拉着她们的手在操场上疯狂地跑;她成群结队地和同学去学校对面的小花园里玩,她写作业也喜欢许多人,一边说话一边写字。老师纵容她的坏脾气,所有的荣誉都给她,一切无非是因为她的父亲身居要职。

  而我记得,那时,她家已经有100多平米的房子,装修得并不豪华,但是隐隐中,就能见得一种权贵气质——不知是不是我自己的感觉太敏捷。好几次我去的时候,都有人西装笔挺地在客厅与她的父亲谈天,而我和她一起在里屋玩洋娃娃,除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新的洋娃娃,我也记得那些客人总是会在离开的时候打开房门说:哟,米米又漂亮了,再见呀。她高傲地扬起脸,笑一笑,就继续与我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