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与驴最惨烈交配 人畜交媾小说 陆婷沈悦大狼狗张柔

时间:2018-02-07 00:13:31        来源:

  这是一个冬日的早晨,阳光如水晶一样美丽温柔,抓一把在手中,指缝中有五彩缤纷的闪烁。我自己一个人坐在治疗室里看专业书,突然,门口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我不经意地一抬头。呵,那是怎样的一个男孩:阳光照耀着他身上的蓝色工人服,棱角分明的脸庞,那样年轻,那样帅气,那样的让人怦然心动。我呆呆地望着他,他也在看我,目光流澈着明净,还带着一点点惊叹。我感觉自己双颊泛红,急忙冲进洗手间。可是,镜子中那张扬抑青春的脸孔,分明写着喜悦。爱情在一瞬间就浸入我的心灵,直抵深处。

  下午,居然在财务室外的走廓里又遇到他。他笑意盈盈地问:“你是不是符小美?”我惊讶地点点头:“你怎么知道的?”他笑:“我是新来的,叫许浩然。”我灵机一动:“那我以后就叫你为小浩子?”“晕,小耗子?那我不成米老鼠了?”我们都大笑起来。年轻人就是这样容易沟通,一下子我们就熟识了。

  元旦那晚,医院举办大型迎春舞会。看到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在吱吱喳喳地议论着关于许浩然的事情,我心里有种紧迫感:再这样矜持下去,自己也许真会失去他的。看见许浩然从后门出去时,我便跟随着。在医院的那棵大榕树下,看着他清秀不羁的背影,我不知自己从哪来的勇气,用一种似水柔情的声音轻轻地说:“许浩然,我喜欢你。”他一愣,转过身来,看到娇柔的我,便一把拥入怀,狡猾地问:“告诉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羞涩地地凝视着他黑亮的双眸:“是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也是。”他轻轻地吻住我。我一颤,感觉整个身体都象飘荡在空中。末了,他微微地笑:“你笨得可爱,连接吻都不会。”我红着脸庞:“我从没试过。”他紧紧地搂着我,爱怜地叹息:“怎么可能,象你这样的女孩子,居然从没交过男朋友。而我,竟然是你的第一个。我何能何德?能拥有你的这份纯正的感情。我真不知如何才能让自己配得上你。”我的眼睛涔着泪水:“不许你这样说。”

  那以后,我感到整个生活和世界都变了,我不再是以前那个女孩了。少年时的单纯、明郎与快乐只是不完全的人生,我知道了什么是思念、牵挂、等待、离别。在大悲大喜之间,在欢笑和流泪之后,我体味到前所未有的痛苦和幸福,生活以从未有过的丰富和美丽诱惑着我深入其中,去发现新的世界和真实的自己,而这一切都源于那初恋的冬日。以后我曾无数次微笑着忆起那最初连自己也惊恐的狂喜与冲动,和由此而来的人生中许多第一次。